主页 > 新兴消费 >公园晨运商人将报案‧目击长髮妇弃包裹物 >
公园晨运商人将报案‧目击长髮妇弃包裹物
2020-06-18 阅读:874
公园晨运商人将报案‧目击长髮妇弃包裹物(柔佛.峇都巴辖31日讯)“剋婴保姆"案一名目击者要挺身而出向警方投报,他于週三早上曾看到一名长髮妇女把一个包裹物丢在莲花湖公园的小径旁。后来从新闻报导获知此案,相信包裹物就是小欣瑶的尸身。这名目击者的说词,戳穿保姆“秀美姐"声称曾被3名匪徒掳走及女婴下落不明的说词。从事马印载客船票生意的陈清和(57岁)斩钉截铁地向《》指出,他于週三清晨约5时30分,在位于莲花湖沟渠旁的一条小径,看到一名长髮和穿裙的人士丢弃一包东西。陈清和说,他从十多年前开始,每天清晨5至6时之间,在莲花园公园晨运健走。週三清晨,连同他一起健走者是一名友人,他们走到一条小径时,看到一名长髮和穿及膝裙子人士,把一包东西丢在路旁。追赶妇女不果“对方虽然一身女性打扮,不过身材略为高大,我们以为对方是中性人,而丢弃的东西像是一包垃圾。"他透露,他和友人故意加快脚步追赶上前察看,对方看来发现有人追赶,于是飞步而去,消失在昏暗的晨色中。这两天,他的太太谈起小欣瑶案件,还没有意识到他是一名目击者,直至从报章看到弃尸地点时,才想起他和友人就在此处看到有人在清晨丢弃一包东西。“当我看到弃尸地点的照片时,100%肯定这个地方就是那名女子丢弃东西之处。"他目前和家人在金马仑度假,预料週日傍晚才返回峇株巴辖,届时将安排时间到警局备案,道出整个目击的过程,协助警方调查此案,还小欣瑶一个公道。根据警方公布保姆陈秀美的口供,她声称于週三清晨四五时,驾车抱着小欣瑶到莲花湖公园,却被3名口操国语的大汉掳走,而小欣瑶则留在她的车上。陈秀美较后被带到邻近的体育场时,趁匪不备及时逃脱并从看台坠地跌伤,并于清晨7时被公众发现送院急救。求证婴尸是否包裹着林欣瑶的外公陈清炎(64岁)指出,目击者陈清和在事后回想起来,长髮妇女丢弃的包裹的大小,疑似一个女婴的体积。于是,陈清和拨电联络陈清炎的邻居,要求转问一句话︰“婴儿被发现时,是否有东西包裹着?"如果答案是确定的,那就证明他没看错,丢东西的长髮妇女很可能与此案有关,他届时将会前往警局备案以协助警方调查。蓝色围套包着死者林欣瑶的父亲林毅祯则透露,他接获通知,指女儿的尸体于週四傍晚7时许被公众发现被弃在莲花湖公园一条小径旁后,立刻赶抵现场察看,当时他看到女儿是被人用一条婴儿蓝色围套包裹着。他指出,欣瑶出世前,他和太太买了两件婴儿围套,分别是粉红色和蓝色,4岁大的女儿欣妍选了粉红色,因此蓝色的就留给欣瑶。林毅祯的说词,显然与目击者陈清和不谋而合,目击者所指的长髮妇女丢一包东西,有一定的根据。保姆儿女行蹤不明女婴林欣瑶遇害,照顾她的保姆陈秀美入院就医及遭警方延扣后,保姆的一对儿女行蹤成谜。据了解,人称“秀美姐"的保姆,与丈夫因家庭问题离异多年,她与前夫所生的一儿一女,一直都跟着妈妈生活。认识“秀美姐"的人都说,这对姐弟从小就非常乖巧听话,从不让妈妈操心。一般相信,由于“秀美姐"是教友,她年仅14岁的女儿及12岁儿子,有可能获得他们所属教会的教友接济与照顾。记者曾尝试联络附近一间教会的长老,但她否认“秀美姐"是他们的教友,她也不清楚“秀美姐"儿女目前的情况。疑姐弟在婆婆家暂住另外,有人说这对令人同情的姐弟,目前已经搬到附近花园婆婆的家暂住,但这个说法暂时未能获得证实。据了解,陈秀美的姐姐曾于週五早上,开门让小欣瑶的母亲进入保姆的家,以取走小欣瑶的遗物。週六上午,记者尝试联络其姐姐时,她的丈夫一听到陌生人的声音即提高警惕,并说妻子与陈秀美没有甚幺关係。针对是否清楚陈秀美一对儿女的情况时,他说他不清楚,并推说妻子不在,就挂上电话。週六中午,记者到陈秀美位于锦香花园的住家叫门,但却无人应门。只见篱笆门虽然关上,但没有上锁,里面的铁门关着,木门却开着,从外可看到屋内收拾得相当整齐,看似有人在家。小贩:公园不见聘保姆街招女婴林欣瑶遇害事发生地点峇株巴辖莲花湖休闲公园,週六看似打扫得相当清洁整齐,公园附近不见有任何作招徕用途的街招。当地小贩受询时说,很少在公园附近看到有人张贴街招,对公园附近是否有寻找保姆或是提供保姆服务的街招更是完全没有印象。週六中午,记者前往公园,就只在公园入口处的砖墙上看见贴有一张寻找小欣瑶的街招,相信是热心人士当初协助欣瑶父母寻人贴的。一名在公园入口处旁营业的小贩在受访时透露,她很少在公园附近看到有人张贴街招,公园内外都相当清洁整齐,即使有人在那里张贴街招,也很快被峇株巴辖市议会人员拆下。“我在这里营业多时,通常就只在傍晚人潮多时才会开档。我也不曾见过有人在公园附近分派街招。"2婴父母向警提供资料林杰恩与何姓女婴的父母,週六晚先后到峇株巴辖警局提供资料。何姓女婴的父母率先于晚上近8时,抱着幼女来到警局,他们逗留了1个小时。何先生说,目前幼女每週到物理治疗中心进行3次治疗,改善及加强行动与活动能力;每两週到新加坡进行一次职能治疗,训练感官及智力。“我们已经走出阴霾,现在只想得知当初的事发真相。至于是否採取任何行动,则要视后续发展。"林杰恩的母亲黄蒂欣和外婆林雪媚也于今晚9时30分左右到警局会见查案官,并在约一个小时后离开警局。警总部加入调查女婴林欣瑶遇害案引起武吉阿曼警察总部高度重视,总部的科学鉴证组成员将加入调查,以全力配合峇株巴辖警方,把案件查个水落石出。另一方面,柔佛州总警长拿督莫达将于週日上午11时,上门拜访及慰问痛失爱女的林毅祯及陈慧菁夫妇。週六,对案件相当关注的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偕同帆加兰区州议员拿督高志财及永平区州议员林其妹,到峇株巴辖警局会见刑事调查主任沙菲宜副警监,以了解警方的调查进度。期间,莫达恰巧拨电给沙菲宜,并且透过电话与蔡细历交谈了片刻,并且透露上述讯息。蔡细历说,由于现在已有两名婴儿的父母站出来说他们的孩子也是受害者,他希望警方能儘快将案件调查清楚,以免再有无辜的婴儿受害。杰恩关房内伏睡保姆2小时后才查看由同一名保姆看顾约一个月即逝世的男婴林杰恩的外婆林雪媚说,保姆声称小杰恩出事当天中午12时许,保姆因担心照料的另一名孩童会进入房内,且要避免卖菜流动小贩的声响干扰杰恩午睡,于是让杰恩伏着睡并且关上房门。约两个小时后,保姆进房看,才发现杰恩的脸色不对。送院已没呼吸小杰恩是于在保姆家出事,隔天(17日)上午约11时在医院逝世。林雪媚指出,当保姆发现小杰恩出事后,先将他送往诊所,后来才转送到医院。“后来医生告诉我们,杰恩被送进医院时本来已没有呼吸,经过45分钟的抢救后才恢复心跳,但情况很不稳定,一直处于昏迷状况。隔天上午,杰恩就离开了。"保姆声声自责林雪媚是于当天下午3时45分接到保姆的电话通知。当时,她曾质问保姆为何等到杰恩被送到医院没有呼吸后才通知她。“保姆说,她一时紧张而没有带电话,后来又一度联络不到我女儿黄蒂欣,所以才会打电话给我。"林雪媚说,当时,保姆声声自责,不断强调自己不想看到事故的发生,并称自己会为杰恩祷告。保姆在事发当天一直陪伴杰恩的母亲在医院守候,直到隔天清晨6时才离开。“我当时告诉保姆,虽然我们知道她也不想看到这事故的发生,但她不该把年幼的小杰恩独自关在房内,而且还是两个小时后才入房查看,因此这起事件是她的疏忽所造成的。"林雪媚说,当时他们同情保姆的处境,再加上一心以为杰恩的死纯粹是疏忽所致,所以事后并没有追究。直至小欣瑶的事件曝光后,他们才恍然大悟。保姆延扣7天警方将继续援引刑事法典302条文(谋杀)查案,并于週六早上到峇株巴辖医院,为受伤不便于行的嫌犯陈秀美(42岁,译音)进行延扣程序及申获7天的延扣令。负责看顾遇害女婴林欣瑶的保姆陈秀美,将被警方延扣至本月8日,以协助调查林欣瑶遇害案件。自警方正式採取谋杀角度调查陈秀美后,就派出女警在医院病床守护嫌犯。週六上午11时,负责这起案件的查案官哈斯木兰与推事亚玛丽雅玛希达,步入陈秀美所留医的4号病房,并在数分钟后完成申请延扣的程序,然后步出病房。据悉,陈秀美的伤势已有所改善,而且意识清醒。‧2012.06.03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