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兴消费 >宫崎骏引退作 >
宫崎骏引退作
2020-07-03 阅读:385
宫崎骏引退作

随着宫崎骏在威尼斯影展宣布封笔,新作《风起》也受到动画迷们特别的瞩目,不过,无论对影迷或宫崎骏个人而言,《风起》绝对是一齣截然不同的动画,很不宫崎骏,却也很宫崎骏。它不再是奇幻童话,而是恬淡散文。

《风起》很不宫崎骏之处,在于它大概是宫崎骏本人所执导的长片动画中,唯一的一齣「真人实事」传记作品:故事以日本大正时期为背景,描写从小嚮往飞行的知名零式战斗机设计师堀越二郎,从年少成长到青年奋斗的不同时期,不仅经历了世界动荡的变革,也经历了人生最凄美的爱情,在这纷乱的变迁中,当时最伟大的飞机设计「零式」就此诞生。

也因此,如果影迷抱持着想看宫崎骏风格一贯的奇幻童话或魔幻物语的期待来欣赏《风起》,大概会瞠目结舌,因为这样一齣看似应该走「写实」路线的人物传记作品,怎幺左看右看,应该都比较像是吉卜力工作室另一位招牌高钿勋大师所拍的作品《萤火虫之墓》,这也使得《风起》处处瀰漫着一股不协调的矛盾美感──明明所有人物都是标準宫崎骏的风格长相,生活的世界却是真实到极点,简直就是把《龙猫》主角们的乡居生活移除掉龙猫、黑黑小子……等奇幻生物。

昔日奇特飞机 一次看得够

倒也不是说《风起》一点也不魔幻,只是为了维持作品的写实基调,导演宫崎骏巧妙转换了「庄周梦蝶」的典故,不仅让主角堀越二郎在梦中天马行空实现飞行梦,甚至让他跟同时代另一位义大利飞机设计师「乔瓦尼卡普罗尼」共享梦境,各自展现自己对飞行器/飞机的疯狂想像力与热血梦想。魔幻只存在梦境中。

也因为在梦中,两人所想像或创造的飞机有着各种不可思议外型,简直就是把宫崎骏以往作品出现过的各种飞行器进行回顾展,特别是《红猪》所出现各种尺寸比例的大小型水上飞机,甚至是《风之谷》《天空之城》所出现的超大型多翅昆虫,几乎都被转化成梦中亦真亦假的奇特造型飞机。

宫崎骏为何反战?

宫崎骏出生的一九四一年,日本战争如火如荼,幼年的他身体孱弱,不擅长运动,却在绘画方面很有天赋。宫崎家经营着家族式的飞机工厂,使得宫崎骏从小就对飞机有着强烈兴趣,在他许多作品中都可看到他对「飞行」的执着。

某次逃难,他眼见邻居父子因赶不上火车而丧命于战火,眼前的生离死别让他幼小的心灵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也对他的艺术创作带来了深远的影响,坚持「反战」理念,深层原因正是宫崎骏的幼年经历。宫崎骏与母亲的感情也是他的创作原点之一。母亲对子女教育要求很严格,遗憾的是,宫崎骏六岁的时候,母亲就罹患结核病倒了。幼小的宫崎骏总是趴在病榻前求母亲背一背他,妈妈总是叹息一声,痛苦地摇了摇头。

宫崎骏后来接受採访时谈及儿时的这段经历,依旧是感伤千万,这也成了他一生最大的遗憾之一,加上担心失去母亲的恐惧,宫崎骏对于母亲的感情是痛苦而又複杂的,一直到现在,已过古稀之年的宫崎骏,谈到母亲时依然会掉泪。《龙猫》中主人公小兄妹住院的妈妈、《天空之城》里的女海盗头目、《波妞》中坐在轮椅上的老婆婆等,都是宫崎骏对母亲不同面相的表现,而《风起》中女主角也是死于肺结核。

悲剧性情节 如龙猫翻版

而宫崎骏导演可能也大概真的「老」了,以往作品《风之谷》大开大阖反核、《红猪》批判战争,《风起》却叨叨絮絮追忆日本近代历史,为堀越二郎设计飞机被当成武器进行辩解,感觉有点多此一举;反倒是红颜薄命的女主角菜穗子与男主角二郎的巧遇、重逢、相知相惜的过程,有着宫崎骏动画以往所未曾有过的浪漫与悲剧性,尤其是听闻病危而追赶到对方家中的情境,简直就是《龙猫》小女儿追赶到医院探望妈妈的恋人变奏。

大师反核 浇东京奥运冷水

《风起》入围本届威尼斯影展主竞赛单元,虽未获得金狮奖,但这部根据着名飞机设计师堀越二郎的传记改编的影片,以反战话题在日本刷新票房纪录,且在此之前,宫崎骏早已获得威尼斯「终身成就奖」。宫崎骏的作品,多半传达着环保、反战与反核等概念,可以轻易地跨越语言与国界,获得全球影迷的共鸣。

但他与目前日本安倍政府的立场,不管是核电或是修宪等,都大相逕庭。夺下二○二○年奥运主办权,日本全国上下欢天喜地,不过才刚宣布退休的宫崎骏,在东京接受TVBS记者钱怡君专访时却表示:「我不知道能不能活到二○二○年,我对东京奥运完全没兴趣。」

宫崎骏曾多次公开表达对安倍晋三修宪提议的反对,并敦促日本政府正视二战慰安妇问题,近来也遭到日本右翼的炮轰。在退休前的最后作品《风起》中,宫崎骏直白阐述他反战、反核、反军国的强烈意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