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频道主机 >《非凡韧性》:手足之间的性侵犯,是最常见也最容易受忽略的家庭 >
《非凡韧性》:手足之间的性侵犯,是最常见也最容易受忽略的家庭
2020-06-11 阅读:826

手足之间的性侵犯是最常见的家庭性侵,也最容易受到忽略。最普遍的手足性侵发生在哥哥与妹妹之间,正如瑞秋的情况,但任何年龄与性别的组合都是有可能的,姊姊性侵妹妹、哥哥性侵弟弟、或者姊姊性侵弟弟。有时候,加害者与被害者之间可能会有显着的年龄与权力差距,但也有可能年纪相仿。犯下性侵行为的青少年里,半数是侵犯自己的手足。

正常的性探索或者「与性相关的孩童游戏」——例如,用一个简单的例子:「你让我看你的裸体,我就让你看我的。」——很容易与手足性侵相互混淆,但手足性侵的定义是两名手足进行超乎年龄好奇心的性行为,而且并非短暂的行为。相较于成人性侵孩童,手足性侵比较不会被视为不可讨论的禁忌,但造成的伤害并未因此减少。事实上,因为手足可以避开家长的监督而探索彼此的身体,手足性侵更容易引发直接的肢体接触以及插入身体的行为,发生频率更高,持续时间也更久,甚至比成人性侵孩童严重。以瑞秋的情况而言,哥哥的性侵行为持续了多年,直到他长大离家为止。

手足性侵的形式越激烈,发生的频率越高,造成持续负面影响的机率也会大幅提昇,但肢体侵犯绝对不是造成生命冲击的唯一因素。不自愿地得到兄弟姊妹的性关注,无论其形式是进一步的身体接触、凝视或者被迫观看成人色情影片,对于发育孩童造成的伤害,就像直接性交一样严重。然而,最重要的是被害者的思考或诠释。一项研究计画分析了孩童时期遭受手足性侵的女性,研究者认为,性侵行为本身不见得直接造成受害者成年时期的忧郁与焦虑,关键是受害者如何看待当时的性经验。具体而言,受害者可能认为被其他人靠近身体相当危险,或者性侵让自己再也没有机会拥有正常的人生。这些想法与成人期发生的恶劣影响有显着关连。

许多受害者只是不知道应该作何感想,部分原因是他们必须独自总结已经结束的不良行为。手足性侵是通报率最低的性犯罪,由于许多因素,受害者直到许多年后才会向他人坦承。年轻的孩童也许不知道应该如何描述自己与手足之间的行为,或者被明确地告诫必须闭口不提。他们可能因为自己得到的性关注而倍感不适,但也可能喜欢这种关注,导致他们非常不知所措。直到长大,性侵已经结束一段时间之后,他们才知道这种行为是错的,却因此觉得自己也是共犯。手足性侵的地点可能就是家庭,而家庭也是遮掩其他问题的外壳,例如父母紧张的婚姻关係或家庭暴力,以致于小男孩与小女孩担心,坦承手足性侵只会增加家庭负担。

悲伤的是,倘若孩童向他人坦承自己遭到手足性侵,他们得到的回应,可能造成与性侵行为本身一样可怕的伤害。瑞秋的哥哥长大成人之后,无法独立在外生活,决定搬回家。离家数年,哥哥与瑞秋长大了,他们之间也发生「加害者」与「被害者」的典型关係转变。假日期间,他们避免眼神交会。从哥哥刻意躲避的行为判断,瑞秋知道他对于自己过往的所作所为相当羞愧且悔恨。哥哥送的假日礼物既是安抚,也像试图操控人心,正如当年他们经常玩「裸体游戏」时,哥哥会送的礼物,彷彿他知道自己错了,正在想办法弥补一切。虽然哥哥释出歉意,但或许正是因为这些动作,让瑞秋更害怕听见哥哥走上两人共同居住的二楼区域。为了保护自己,瑞秋不情愿地告诉母亲真相。于是,哥哥被送到了精神治疗中心,瑞秋则是被送到遥远的寄宿学校。


根据估计,大约有三○%至八○%在童年遭受性侵者,并没有告诉其他人。直到事件经过了许多年,大多都是在当事人成年以后,他们才坦承真相。就像瑞秋一样,大多数的超凡之子可能会留下线索,期望某些充满关爱或有能力的人可以看见迹象,并且查明真相。他们可能也会在觉得自己非常安全或危险的情况下,不情愿地彻底说出一切。无论是以上何种情况,「说出真相」经常不是坦率或即时的反应,这个现象不只出现在孩童性侵的受害者,承受任何一种童年逆境者皆是如此。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全,超凡之子隐藏祕密——坦率地分享自己的想法或感受可能非常危险。然而,闭口不提逆境也会造成危机。

社会心理学家詹姆斯.佩内贝克的学术生涯专注于探索「坦承」与「健康」之间的关係。在一个极具洞见的早期研究计画中,他调查了两百位成年人如何面对童年与成年的逆境,包括离婚、亲密家人的死亡、性侵、肢体虐待,或者其他创伤。该计画也关注受试者坦承逆境的程度。研究成果不出预料,某些逆境的倖存者更愿意坦承。倘若倖存者的逆境发生在成年时期,或者难以遮掩隐藏并且不会带来个人汙名,他们更倾向于向家人或朋友坦承,生活状况也普遍较为良好。不愿讨论逆境的受试者,容易经历严重程度不一的健康问题,例如溃伤、流行性感冒、头痛,甚至是癌症与高血压。

最重要的是,受试者承受的逆境类型与健康问题没有关係,而是他是否隐藏祕密。从这个角度来说,倘若失去家庭成员且不愿意与他人倾诉痛苦,其伤害程度就像遭到性侵之后闭口不提。因此,佩内贝克提出了一个结论:「不愿向他人坦承或倾诉痛苦,可能会造成比痛苦经验更严重的伤害。」因此,保守祕密似乎有害于健康。

这些研究资料可能影响了许多人,包括隐藏祕密的超凡之子,但佩内贝克认为,坦承祕密永远不会太迟。即便已经过了许多年,只要愿意谈论我们最黑暗的日子,依然可以释放压力。佩内贝克与达拉斯犹太大屠杀纪念研究中心合作的一项计画,访问了大屠杀的倖存者,他们的平均年龄是六十五岁。佩内贝克进行该项计画时,第二次世界大战已经过了四十五年,但只有三分之一的受访者曾经与他人谈论战争时期的经历细节。另外三分之二的受访者之所以保持沉默,原因和世界各地的超凡之子相似:他们希望遗忘过去,向前迈进,也不认为有人可以理解他们独一无二的感受,更不想要让家人或朋友感到不适。

研究团队邀请受访者在一至两个小时的时间内,讨论自己在集中营、劳改营与贫民窟的生活。愿意讨论战争经验的受访者,一年之后的健康状况较佳。佩内贝克与耶鲁大学的弗图诺夫犹太大屠杀见证影音资料中心合作进行了另一项相似的研究之后发现,愿意讨论大屠杀经历的倖存者,虽然无法改变痛苦的经验,但往后的身体与心智健康状态都较为良好。

讨论痛苦的经验确实有助治疗身心健康,但这个概念并非起源于佩内贝克的研究结果。基督教的告解与心理治疗就是以此概念为基础。在十九世纪晚期,佛洛伊德与同僚内科医师约瑟夫.布罗伊尔一起拓展了「谈话治疗」的概念。他们相信,心理和生理的许多症状起源于尚未表达的记忆,特别是痛苦事件的记忆。因此,佛洛伊德与布罗伊尔推测,倘若能够讨论事件记忆,就能解放且净化内心的感受,消除或减缓心理和生理症状。一百多年后,超过数十种经验研究都证明了心理治疗的有效作用,但所有心理治疗学派都需要个案愿意在某种程度上开口讨论自己的痛苦。这个结果让一些心理治疗的研究者相信,心理治疗的学派虽如百花争鸣,但更像是殊途同归:精神分析治疗、行为治疗、认知治疗等等所有不同的学派,最后都是「谈话治疗」。


因此,告解或许可以帮助灵魂,至少也有益于健康。一项综合研究分析了一百五十份左右的研究报告之后也相信自我揭露的益处,这项研究的规模似乎足以证明推论有效,但仍然没有人清楚为什幺。佛洛伊德的早期想法认为,谈话有助于净化,或者让个案释放压迫记忆和情绪造成的压力,但后续研究认为其中的原因不只如此。在所有诠释中,最具说服力的理论认为,坦承祕密的最大益处不仅是单纯的释放压力。将经验诉诸于语言文字协助我们认清自己的思想和感触。特别是对孩童而言,「记住祕密」经常是因为我们遇到了无法回应的事件,即使我们愿意开口,也只能说:「语言文字根本无法形容,我也不清楚应该怎幺做,根本不知道如何理解。」

将感觉或经验「诉诸为语言文字」的意义究竟是什幺?语言文字代表「标籤」与「类别」,就像盒子一样,用来组织或整理人类大脑里的纷乱思绪。无论我们是否有意为之,只要谈论自己的经验,就是在整理思绪,将它们放置在适合的位置。于是,我们才能说:「我知道该怎幺形容,也清楚该怎幺做,更明白如何理解。」这个行为可以让混淆不安的经验变得有组织且可以理解,减少它们带来的恐惧与痛楚。正如菲莉丝.桃乐丝.詹姆斯对侦探小说的评论,将感觉诉诸于语言文字其实也是一种「恢复秩序」。

脑部成像研究显示「诉诸语言文字」如何影响了人脑的主要运作区域从杏仁核移转至前额叶皮质,也就是由脑部的情绪区域转变至行动决策中心。一项研究计画让受试者观看愤怒或可怕的人脸表情照片,目的是刺激受试者的杏仁核。第一组受试者随后被要求正确地配对照片,例如,以愤怒的表情照片配对愤怒的表情照片,以可怕的表情照片配对可怕的表情照片。第二组受试者则是被要求以文字,例如「愤怒」或「害怕」回应自己看到的表情照片。以文字回应的第二组受试者,前额叶皮质的活动量增加,杏仁核的活动量减少。第一组受试者的脑部活动没有显着变化。

在另一项类似的研究中,受试者必须观看各种图片,刺激脑部的负面情绪反应,例如鲨鱼、蛇、蜘蛛、枪、飞机坠毁、汽车交通意外或爆炸。其中一些受试者被要求配对照片——就跟前一个研究计画一样,狗的照片配对狗的照片,蛇的照片配对蛇的照片,另外一些受试者则必须归类照片内容属于自然危险还是人为危险。照片配对引发了杏仁核的活跃运动,而归类组受试者的前额叶皮质比较活跃,杏仁核的活动程度较低。

这些研究推测,语言文字能够强迫人脑的活动从杏仁核移转至前额叶皮质,因此,当我们开始以语言文字进行思考时,理智就会取代情绪。「如果一个概念没有名字,就像一只流浪狗或野猫,为了驯服,你必须替牠取名。」犹太大屠杀的倖存者罗丝.克吕格在回忆录《依然活着》里写道。或者,让我们用更口语的方式表达:「取名就是驯服。」瑞秋非常讶异地得知可以用其他名字称呼哥哥所谓的「裸体游戏」——手足性侵,然而,了解手足性侵如此普遍之后,她更惊讶了。她开始阅读兄弟姊妹之间的加害与被害故事,理解其他人的经验与自己的故事之间有何相似异同。最后,她终于知道应该如何称呼并且明白了自己的经验。

「对于哥哥的所作所为,我已经找到了一个名字。」瑞秋说:「侵犯不适合我,因为听起来就像犯罪,但我不认为哥哥想要犯罪,或者,我只是不喜欢自己会因此成为受害者。我年轻的时候也许曾经这幺想,所以才会崇拜蝙蝠侠和可伦坡。我想要得到真相与正义。但是,现在我认为过去发生的一切是一场错误。我哥哥被误导了,不知道自己的作为将对我造成负面的影响。虽然我是无辜的,但承受一切也是一场错误。我们都犯了错。我已经看清过去,不再困惑。我开始理解自己的生活了。」

瑞秋继续讨论自己一开始为何想要寻找心理治疗的协助。「因为过去的坏事,我曾经无法明白为什幺未婚夫会爱我,我觉得这一切太疯狂了。我现在明白我的人生有一部分是悲伤的,但不是坏的。我可以看清楚哥哥和我的错误如何扭曲了彼此的人生,但我不再觉得疯狂。我明白为什幺自己曾经忧郁和愤怒,但我不觉得疯狂了。我觉得自己前所未有的正常,因为我终于说出自己的祕密,并且理解它们。」正如法国作家安妮.艾诺在《羞耻》一书所说:「叙事,所有的叙事,也许得以让所有行为变得正常,包括最戏剧性的行为。」

除此之外,将经验诉诸语言文字还有一个特别之处,或者说,还有一项特别有效的功用。我们经常建议遭逢巨变的年轻孩子要「善用语言文字」,因为藉由直觉和经验,我们能够理解文字和句子拥有创造秩序并且建立联繫的潜力。与他人倾诉最痛苦的回忆,我们可能会发现过去的经验不如想像的恶劣,我们也并不是想像中的恶人。如果我们的经验可以被理解,我们自己也可以被理解。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非凡韧性:释放伤痛,不再伪装,从逆境中找到更强大的自己》,圆神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梅格.洁伊(Meg Jay, PhD)
译者:林晓钦

你是否一路埋头向前,只为了知道自己可以飞得多远,或者,什幺时候才会坠地殒落……

这是一本献给受困于童年逆境,以及从逆境重生者的心灵救赎与复原解方。
从现在起,你可以不再隐藏伤痛、大胆地与众不同、明白自己并非异常,
因为创伤正是你拥抱非凡韧性的珍贵养分。所有英雄,都来自创伤后的复原!

不管到了哪个环境,总觉得自己和其他人格格不入,有种疏离感。总是可以很快地感知到一个人的情绪变化,尤其是愤怒。很在意别人的眼光,无论如何总是摆脱不了别人的评价。不习惯在别人面前展露你的脆弱与不安,总是笑脸迎人。很努力想要表现杰出,以换取同侪或长辈的称讚。觉得大家都很正常、很杰出,可是自己却不如人,而且有些怪异。

这些感受是否似曾相识?你将在书中看见自己的影子,也将在那一瞬间明白————原来,我并非异常,原来,我是这样走过来的……我并不孤单。

不论重大挫折、意外事故、父母离异、同侪霸凌、不当体罚,甚至是家暴、性侵……全球有超过75%的人都曾面临过至少一项「童年逆境」!不论事件大小,都将在年幼的心灵刻下印记,而这些印记并非亟需掩盖或隐藏的疮疤。相反的,它所激荡出的「复原力」,将使你成为更坚韧、更不凡的人。

作者为美国知名临床心理学家,以执业20年的经验,深刻剖析16个案例,认为成长于不幸环境的人也许外表不同,内在却彼此相似。她将这些童年饱受苦楚与心碎,却极力突破困境的勇者称之为「超凡之子」,进一步剖析他们蜕变后展翅高飞的历程,藉以鼓舞身处同样困境的人们,唯有正视自己的感受,才能真正地「复原」。珍视你的创伤经历,因为它将让你学会精準察言观色、掌握高敏感的感知能力、拥有应变意外的强大素质,并且更懂得被讨厌的勇气。

本书特色

TED演讲浏览近千万人次,蝉联各大畅销榜《20世代,你的人生是不是卡住了》作者梅格.洁伊全新力作!《非凡韧性》:手足之间的性侵犯,是最常见也最容易受忽略的家庭 上一篇: 下一篇: